老烟嗓奶音包

ride or die——他他纪实 (拟实向)

I will back soon  1104生贺

个人脑洞,请勿上升现实,食用愉快。

I will miss you a lot of the next two years.Through that suffering ,I will continue to grow and come back a better man.                                                 
                                                                   ——T.O.P

Are you sick?
yes,mentally.
没有他,我的生活将毫无意义。

从什么时候开始不见面的呢?
他们俩似乎总是“错开”的。从最后一次同台之后,大概是所在的时差不对,又大概是地域不对,是的,一切都变的不对劲了,甚至崔胜铉开始不接权志龙的电话,不回复短信了。
他好像知道他在想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今年的除夕,权志龙在法国。他身边美酒,佳肴,朋友,家人相伴,唯独没有他,以后的几年也会这样吧,权志龙叹了一口气。韩国时间的零点一过,他还是给崔胜铉发了短信。
【哥,新年快乐!】

握在手里的手机“嗞”的一声,崔胜铉攥紧了一会,默默地打了一句,志龙,新年快乐,但终归他没按下发送键,信息又存为草稿,这是第不知道几篇未发送的草稿了。旁边的母亲见到他的举动,慢慢把手覆在他的手上,过了一会才说,“胜铉是大人了,这样未必是对的。”
他沉默了一会,才轻轻地“嗯”了一声。

权志龙想起来崔胜铉跟他说,过了年,他就该走了。他现在不想看日历,不想知道日期,他只知道,还没呢。行程之余,他去了毕加索博物馆,是前几天崔胜铉po藏品的地方,他幼稚地想感受一下崔胜铉的想法,他知道他能看到。

【哥,你为什么不回复我的信息?】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算盘吗?】
【你总是这样,你考虑过我吗?】
...

崔胜铉又在翻权志龙发给他的消息。他都能想象到权志龙发这些短信的表情,一定是很生气很委屈的样子,如果能见到他,一定像炸毛的奶猫一样冲他发脾气。但他觉得这次是一次好机会,让他过回正常的生活,是啊,原本他就应该过那样都生活的,如果不是他的话。见面的话,只会让他更加发疯而已。翻了短信他又去翻相册,还没走呢,他已经在想念了。

Are you a rapper?
他时常思虑这个问题,想到很久很久以前那个怀揣着梦想的地下rapper,想到第一次听他唱rap露出崇拜眼神的权志龙,想到他的第一首母带,想到权志龙拉着他的手站到YG破旧的大楼前。

他兀自走了那么多年,权志龙却占了他的半生。

他以各种方式一一告别了所有朋友,唯独权志龙。
权志龙最近总在和不同的人说,我越来越不懂哥了,但他心里似乎清楚崔胜铉想干什么,就算如此,权志龙还是想跟他跟他好好告别。
到最后权志龙干脆把他的评论截图直接发了ins。

【要见面的,至少要facetime啊!拜托了哥】

崔胜铉还是没回复的。
权志龙躁得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会坐着,一会站着,一会睡到床上蜷缩在灰黑色的被子里,死死盯着发亮的手机屏幕,这时候崔胜铉发了ins。

【I forgot to remember to forget】

权志龙原本很落寞的表情舒缓开来,他可不就是崔胜铉么,是啊,崔胜铉就是那样,但他依旧想要靠近。

权志龙出现在崔胜铉门口的时候,崔胜铉并没有感到意外,这像是他们彼此早已约定好的一般,崔胜铉很快给他开门,放好绒绒的暖拖。在崔胜铉刚刚起身还没站好的时候,权志龙便扑到他的怀里,声音隐忍而微颤,“你可真是太坏了。”

崔胜铉摸了摸怀里人的乖顺的黑发,把他腾空抱起来,让他踩在他的脚上,“地上很凉.....”

崔胜铉语音未落,权志龙便猛地从怀里把头抬起来,脚微微踮起,在崔胜铉嘴巴上轻轻印上一个吻,小心又带着些许委屈。崔胜铉能看到他的眼圈微微发红,是的,他后悔了,他单方面的对彼此无形的折磨。他心疼地摩挲着权志龙越发消瘦下去的脸庞,带有温度的手瞬间让权志龙的脸涨得绯红。他没忍住,含住他的唇瓣,一如既往的香甜,权志龙发现他的偷袭,轻轻推了几下,放弃了挣扎,慢慢开始回应崔胜铉的深吻。

等到权志龙缺氧涨的脸通红,他才把他放开。崔胜铉这时发自内心地笑了,每次都是权志龙挑逗,最后遭不住的又是他自己。他干脆把权志龙抱起来,把他放到沙发上,再把拖鞋拿到他脚下。

“我这么坏,你不还是来吗?”崔胜铉给他穿好鞋,再返去厨房给他倒水。

“因为你是呆瓜啊!我不来,还指望你去我那里啊?”权志龙嗔怒道。

“吃过了吗?”
权志龙习惯了他的答非所问,摇了摇头。崔胜铉简单给他做了点东西,坐在一旁看着他吃。权志龙顺便拿走崔胜铉的手机点开看看,点到短信的时候,才发现草稿箱里一堆未给他发送的短信.....

“陪我去剪头发吧。”崔胜铉给他擦了擦沾在嘴角的酱汁。权志龙怔了怔,又很快点了点头,虽然他很不想面对这件事,“这么重要的事,就算你不给我去,我也会跟着去的,我不会放过你的。”

崔胜铉给他的回答逗得一笑,“还会长回来的,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你知道的,我一直没做好准备...我不知道我会怎么样。”权志龙的头低了下来,“但我知道这是必须要做的事,我只是想时间再慢一点,而你,总会在这种时候越想把我推开。崔胜铉,这是我的人生,我选择什么,对错与否,不在你,而是我愿意。”

“如果没有我,你会......”

“你想说更好?”崔胜铉没有答话,“那我后来的一切也毫无意义。我们之间,从来没有对错之分。你该做什么,就去做,而我会一直陪伴你的。”

“你怎么会遇到像我那么糟糕的人?”崔胜铉把坐在一旁的权志龙拢入怀里,语气像是疑问又像是肯定,“还能爱上其他人吗?太乖了,是会被吃掉的。”
......

当泰贤看到两个人一起来到美容院的时候,她还调笑了一番,“你们俩最近搞得老死不相往来似的,也老大不小了,一天天不安生。”

权志龙一边叫闭嘴一边推着崔胜铉赶快进去。

当崔胜铉的头发一点一点被推下来,原来耷拉的刘海和垂在耳旁的头发逐渐变短,权志龙站在一旁,突然脑海里想起来崔胜铉的每一个第一次,他都没错过。他咧嘴的样子被崔胜铉拍下来,最后还被权志龙威胁着把ins删了。

理完头发之后,权志龙把崔胜铉拉到一旁,仔细打量,“这个长度可以吗?”崔胜铉点点头又摇摇头。

“五官都露出来了,哥真帅啊!”崔胜铉在一旁笑得大坑都露了出来,带着些傻气。权志龙偏头就看到泰贤拿着手机在拍他俩,搞得他不好意思地把头埋到崔胜铉的肩膀,全然忘了还圈在崔胜铉手臂上的手以及倒映在镜子里上扬的嘴角。

崔胜铉最后还是被权志龙数落了,明明看到了他被拍,一直没提醒他,自己却在一旁摆酷,嘴里一边碎碎念,手却一直调着手机滤镜上传了ins,看到ins粉丝的惊呼和点赞这才把满意地手机丢到一旁。
......

“其实在真正离别的时候哪有那么多感人桥段,只有简单的挥手和短暂的再见,我啊,多想把心中的不舍和未说出口的爱连同自己打包进你贴身的口袋里和你一起走啊。” ​
                                                        ——德卡先生的信箱

那天,权志龙给崔胜铉的包里塞了一堆东西,能拿的不能拿的一股脑全都塞进去了。忙完这个之后,权志龙又给崔胜铉备了厚厚的羽绒服,戴上帽子,一直在房间里进进出出的。崔胜铉也不叫他停,把他焦急跑前跑后的样子记在心里,等到权志龙催促他出门的时候,他才恍惚有了实感,他要离开他很久了。

权志龙开车把他接出去,在某个地方和弘日汇合,最后和崔胜铉一起坐到弘日的车子里。权志龙想说的很多很多,他想起还有很多没来得及做的事。他侧着脸,静静地靠在他怀里,柔软的头发蹭着他的脖颈,感受到崔胜铉的锁骨微微与他的头磕碰,他嘟哝道,“一定要好好吃饭,不然你回来抱不动我,那可就不好了。”崔胜铉收紧他耷在权志龙腰际的手臂,“你也是,不然怎么受的住...”

“好了!”权志龙看了一眼在前面的司机和崔弘日,拍了拍崔胜铉都大腿,“我知道了!”

“这一年,你可能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要记得一件事,给自己留一个喘口气的时间,我休假会回来看你的。志龙,你做的够多了。”

权志龙没有说话,杨贤硕很早就已经把计划发给他了,他现在不想想那些,“我有分寸,你记得看我给你写的信。”

“好。”

“你记得注意腰伤,不要太拼命。睡觉的问题,慢慢适应,按照医生的嘱咐调理。现在烟鬼不能抽烟喝酒啦,吃饭的时候要大口吃......”

“好。”

“你不要只说‘好’,你要做到。”

“好!!!”

“你个呆瓜!我可能接不了你回来啦!那等来年的秋天,你接我回来好不好?”

崔胜铉一下子笑容凝住了没回应,只是紧紧的握住权志龙的手,只是权志龙的脸庞感受到一片冰凉,很久以后,他听到崔胜铉隐忍又略带沙哑的声音,“到那时,我会在那里等你。”

临近训练所的时候,权志龙给他穿上羽绒服。权志龙对上崔胜铉的眼睛,眼圈红红的,但是眼睛很亮,眼睛倒映着权志龙的样子,他笑着亲了亲他的脸庞。

“等我去接你。”

“好。”

by 奶包
2018.1104

和平♀相处法则03

前两章没看过的点我的主页看吧...

崔胜铉一向浅眠,天刚刚亮,他便醒了。

权志龙今天有专辑的签售会。他得在签售会旁站着,这也是他保护权志龙一年来第一次公开地在大众面前曝光。他起身特意挑了一件比较正式的西装,然后便下楼,给权志龙准备早餐。这原本是保姆该做的,然而崔胜铉来了之后,出于私心,权志龙叫保姆等他俩都不在的时候打扫房间就行了。

往常,权志龙会闻着菜香会自己坐到餐桌前的,今天却很反常,迟迟没见到他的影子。

崔胜铉放下东西,拿起温好的牛奶往权志龙房间走去,轻敲没反应过后,便打开了房门。灰黑色的被子裹着他单薄的身体,他缩成一团,在床上显得特别娇小。他不由得温柔,“该起来了,得吃早餐,不然赶不上签售会了。”

权志龙嘤咛了一声,半天才艰难地支撑起身体,脸庞却晕染着异样的粉红。那人畜无害的模样倒是带走了崔胜铉的心跳,他愣了一会,才记得走到前头,给他递牛奶。权志龙只觉得自己嗓子好像被堵住了,虽然很渴但半天没发出来声音,眼皮重得睁不开,意识模糊。

“喝点牛奶吧,缓缓神。”崔胜铉把牛奶递到他跟前,他没接过去,却突然把嘴巴凑到杯口,貌似嘟哝了一句,别动,便把自己的手覆住崔胜铉的手,固定住杯子,这才喝下。那迷糊的样子俨然是嗷嗷待哺的奶猫,喝完还咂了咂嘴,一副俨然满足的模样。

崔胜铉注意到他手温度偏高,呼出来的气息热乎乎的触犯他的皮肤。他下意识地摸上他的额头,果然滚烫,他带着自责的语气,“你果然发烧了。”旁边权志龙突然笑起来,“没有没有,我得起来工作啦!不然要迟到了。”

知道权志龙工作起来不要命的性子,崔胜铉把立刻送他去医院的念头打消,刚刚想去给他拿药,权志龙似乎知道他的意图,他拉住他的手说,“不要吃药,很苦。我喝多点水签快点,完了就去医院,我不要吃药!”权志龙这会倒耍起了小孩子脾气,说什么我不让他走,只得听权志龙的去衣柜给他取衣服。

他按照他的吩咐把柜子里那件崭新的西装以及还拿出了刚刚好放在里面的两条领带给他挑选。崔胜铉怕他一个人出什么事,所幸没有出房间,背过身,只听见权志龙缓慢而窸窸窣窣地衣服脱落穿起的声音。

“不行!领带老是系不好...崔胜铉你过来给我系...”

崔胜铉连耳朵都涨得通红,他连他什么时候走到权志龙身前的都不知道,总之,现在他已经接过了权志龙给的领带。

甚至权志龙衬衣的上两颗纽扣还没扣上。

他能清楚地看到他白皙的肌肤,他的手有点凉,给他扣好纽扣的时候,不经意碰到了权志龙的带着体温的皮肤,但他像被烫到一样,下意识地弹开,却又对上权志龙疑惑的双眼。

“抱歉。”

在意识到自己失礼后,他心跳不稳地快速扣上了纽扣,翻起权志龙的衣领,贴近。

太近了,他想。他能感受到权志龙鼻子里呼出的热气就萦绕在他的耳旁。权志龙的身形比他小了一圈,这样,分明像是他把他圈起来了。

权志龙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紧绷,坏笑道,“崔警卫,再不快点,我可要倒在你怀里了哇。”崔胜铉原本僵硬的手立刻像上了发条一样,加快了速度。权志龙没忍住,噗的一声笑出来,“作为回报,我也给你寄行了吧。”

权志龙果然是妖精,没错了。

更要命的是,崔胜铉鬼使神差的点头了。他只能安慰自己,对病号言听计从是应该的。

“崔胜铉,你当贴身警卫是真的屈才了。我昨晚刷手机已经有粉丝开始传你的照片了!我真应该把你的脸包起来!”权志龙盯着这近在咫尺的男人,拿起另外一条蓝色的领带,语气带着些许抱怨,每天都在为崔胜铉帅不自知感到愤愤不平。

然而,崔胜铉没关心他嘟哝啥,只怕他嗓子干哑,“你少点讲话,喉咙会不舒服的,待会得讲很多话吧。”

权志龙乖乖的点点头,但他觉得他应该把握这次来之不易的蹭豆腐的机会。
他拿了另外一条领带站到崔胜铉跟前,崔胜铉比他高了几公分,他的手没什么力气,一直抬着不太舒服,便踮了踮脚。刚刚系领带站了一会,乏力感始终挥之不去,眩晕感一下子吞噬他原本就难以支撑的平衡,脚底一软,跌进了一阵温热之中。他的脸触到崔胜铉隆起的胸膛,透过薄薄的衬衣,“咚咚咚”的心跳声急促又有力,敲击着他的耳膜,他似乎感受到到了男人的慌乱和紧绷。

“志龙,你没事吧?!”

他只知道,男人的手有力地攀扶着他瘦弱的腰肢,语气十分紧张,他还没回答,他便被崔胜铉半抱着放到床上,他看着男人快速地把散乱的领带系好,“你别动,我去给你拿吃的。不吃药,我只能叫私人医生随行,不然你今天别想出门了。”

“嗯。”

权志龙的声音还带着鼻音,头低下,十分委屈的模样,但他只是在懊恼自己没给他把领带戴好。不过,领带倒是十分相配,又笑开来。

给权志龙准备好东西妥当之后,原本权志龙想像原来一样跟他分开走,可是崔胜铉二话不说就蹲在他床前。

???

“我联系好了舜浩,让他叫司机把车开到了地下停车场,你现在不要动,我背你过去。”

权志龙愣了愣,“我能走......”

崔胜铉打断了他,道:“发布会还要花费很多力气去应付,我跟舜浩说了你的身体状况,你只要签售的环节再上去就好了。”

“被看到不太好吧......”

“你不上来,我直接带你去医院了!”

权志龙噗的一声笑出来,“那我经纪公司了饶不了你,”一边说,一边乖乖地趴到崔胜铉的背上,不知道是权志龙的体温太高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崔胜铉身体一颤,当权志龙的手慢慢圈起他的脖子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温度也在上升,内心有股不可名状的情愫迸发出来。

权志龙没什么力气折腾崔胜铉,只能贪婪地汲取崔胜铉身上的气味,不出意外的让他感到安心,喃喃道:“小心等哪天,我赖在你身上,你就跑不掉了。”

崔胜铉没听到他说什么,“不舒服吗?”

“我说,你也不怕我以后天天叫你背我。”

“行啊。”

【和平♀相处法则】02 by 奶包

http://laoyansangnaiyinbao.lofter.com/post/1e80cba1_12bb75a6c ">【和平♀相处法则】01

晚上,权志龙有要录制的打歌现场。

保姆车直接开到了演播厅那里,而得知行程的粉丝却早已等在那里围成一团。崔胜铉从另外一辆车上下来,等保姆车门一开,便小心护着权志龙,并一路跟着权志龙进了演播厅的休息间。权志龙说,他得紧紧跟着他,万一发生不测全怪他,以往在门口看着他进去就好,崔胜铉放心不下,这次便跟了进去。等权志龙上台,他便跑到观众台不会被拍到的暗处看着权志龙。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到舞台上的权志龙。

舞台上,他跟私底下一点都不一样。
他歌曲质量很高,带动情绪的能力也很强。他霸气又强势地唱着rap,那么不可一世,又在不经意地时候给粉丝诱惑十足的邪笑,引得粉丝直叫。他似乎能明白,他为什么现在那么火了。

只是在录制过程中,他发现权志龙身上不时又红点,有几次还刺到他的眼睛,他原本跳着舞却下意识分心地去挡住眼睛。他发现不对劲之后,立马盯着观众席。果然,他看到混在粉丝群里,一个戴口罩的人时不时举起红外线笔。他也没管节目还在录制,冲到观众席把那个人拉起来,把他揪到外面去。平常他要么戴着帽子,要么低着头,粉丝注意力不在他身上,今天不少粉丝看到了他的正脸。

小小的插曲,让舞台暂时暂停了录制。但是,因为时间已经很晚了,饭们虽然还表现得精神饱满,节目了解了情况不久还是尽快地开始重新录制了。在看了无数次录像以后,权志龙终于才点头示意可以了。录制结束,虽然他已经满头大汗,说话还带喘,但他依旧朝着粉丝不断地鞠躬,向粉丝门答谢,叫粉丝们回去小心。

等到他回到后台,崔胜铉已经处理完毕了。

他还没有问他,崔胜铉便着急地问,“眼睛疼吗?”权志龙点点头又摇摇头,“是不是不舒服?”崔胜铉见他没回答又问了一句。

“还好,回去睡一觉就好了。下次,哥还要来给我应援哦~”他还画着舞台上的精致的妆容,但是语气却软软儒儒的。权志龙看着崔胜铉帅气的脸上满是担心,这会心里倒是十分畅快。

权志龙累坏了,他连卸妆的时候都险些睡着,这会崔胜铉在后头扶着他的脑袋,以免他倒了磕到哪里。正在给权志龙卸妆的金智恩看到,调侃道,“崔警卫也真是十分尽责了。”崔胜铉腼腆地笑了笑,:“没有没有...应该的。”

卸了妆的权志龙就是一个清秀的小男孩模样。他迷迷糊糊地清醒过来,懵懵地眨巴眼睛,戴上口罩,便走出了休息室,崔胜铉看他走路有点点踉跄,想上前扶一把,但听到外面粉丝的声音,只能留出适当的安全距离。

权志龙调整好默默地走出门口,粉丝果然蜂拥而至。

有一个粉丝绕过前面前面保安的阻拦,冲到权志龙的面前,揪住权志龙手臂,“oppa!我真的好喜欢你!你要照顾好自己!”,口罩下的权志龙懵懵的点点头。事情发生得突然,崔胜铉冲上去拍开那名粉丝的手,粉丝挣扎的手胡乱抓着权志龙不放,指甲不小心剐蹭了他的手。他“嘶”地哆嗦了一声,“你怎么还傻站着!”崔胜铉一手跨住权志龙的肩膀,把他往前走,匆匆把他带到车里,再把门关上,关门前,他看到权志龙摘了口罩。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
等权志龙到家,他径直地走向房间。今天的录制,他大汗淋漓在休息室却因赶着回去而没来得及洗澡,黏黏腻腻的感觉快要逼疯他了。但是,崔胜铉明显误会了,他以为权志龙在为他失职的事情生气。

他好不容易翻到药箱,他走到权志龙门前,敲了两下,便把药箱放下。但是,他见权志龙没开门,又敲了两下,试探地问,“权..志龙?”

没人应答。

“志龙?你听得到吗?志龙?”他又敲了一下。

依旧无人应答。

他下意识地转动了一下门的把手,门并没有上锁,便急匆匆地跑了进去。刚刚好碰到正好从浴室出来裹着浴巾的权志龙。湿湿的头发上还有水珠掉下来,顺着脸蛋的线条划下,被吸附进浴巾里。或许是权志龙刚刚洗完澡,脸蛋还红彤彤的,看到崔胜铉慌乱的样子,眼睛瞪大,煞是可爱,但是,他意识到什么,突然勾起嘴角。

“哟~崔警卫还有这种癖好吗?”

“不是我...刚刚敲门,没人应答,我以为...”

“以为什么?我一个大活人还能干嘛?你那么紧张干嘛?”

崔胜铉指了指药箱,“刚刚看到你被抓伤了,还是擦擦药吧。”

“不要,没事。”权志龙挥了挥手,走到床边坐下,揉了揉还湿湿的头发,“要不,你给我擦呗!”

“好。”

棉球沾着消毒水接触到他皮肤的时候,他“嘶”的一声,那位粉丝把权志龙的手抓出了几道血痕。他不知是疼的还是羞的,他觉得伤口的地方又痛又酥痒,酥痒的感觉从手臂蔓延至全身,带着丝丝电流一下钻到心里。崔胜铉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处理伤口,然而他低着头认真清理伤口的样子却让权志龙不自觉想触摸。

“疼...”其实他只是觉得痒痒的而已。

“你忍一忍,等会就好了。”谁知道这个呆瓜就像照顾他家侄子一样,给权志龙呼呼了。

“我知道了......”他低着头,脸上的红晕把他的皮肤染成淡粉色。他头上的水珠滴到手臂上,崔胜铉抬头,看到他红红的脸,还以为他着凉了,下意识把手放到权志龙的额头,吓得权志龙把脸别到一边。

“下次记得把头发先擦干...”崔胜铉起身走到浴室,拿了一条干的毛巾递给权志龙。权志龙拿过来就丢在一旁了,“等会就自己干了啊.”崔胜铉无奈地又拿起来,小心地给他擦拭起来。

虽然从这次之后,每次权志龙头发都是给崔胜铉擦干的。

权志龙不知道崔胜铉什么时候把毛巾放下来的,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收好的药箱,他现在整个人都懵乎乎的,心里还有不可名状的满足感。待崔胜铉拿起风筒,风筒发出呼呼的声音的时候,他才清醒过来。他能感受到崔胜铉的手在触摸他的发丝,很小心也很温柔。

“你不必....”权志龙刚刚想说出口,又吞了回去。

权志龙是新染不久的发色,很亮眼,原本以为他头发会很燥,却意外得柔软。这超过了他的本职工作,然而此刻他心里完全没有意识到这样的举动合适不合适,他此刻只关心不能让他着凉。
......
这一晚,好像有什么东西变了。

和平♂相处法则 by 奶包

设定 明星权X贴身警卫崔

“哥!你看!我的新发色!”

权志龙从美容院出来,崔胜铉被夹在很多闻风而来的粉丝之间艰难而小心地护着要往前走的权志龙,这是他近一年都在保护的对象。权志龙在拥挤人群中地缓慢地走着,快到保姆车前的时候却停下了脚步,回头指着头发,对护在一旁的崔胜铉突然绽放可爱又灿烂的笑容。

当然,他的声音淹没在了粉丝嘈杂的叫唤声中。崔胜铉没听清楚他说什么,只是安静地点了点头。

权志龙这一举动,让周围围着的粉丝更加疯狂了,喊叫声、相机拍摄声以及凌乱的脚步声混杂在一块,有些过分激动的粉丝甚至差点钻到权志龙跟前。崔胜铉及时护在权志龙身前,半搂住他,“小心,快走!”

他帅气脸庞上的表情认真严肃,声音沉稳而低沉在这样的情形下显得急促,处理这样紧急的情况也是出于多年的经验,但被护在怀里的权志龙却耳朵通红。权志龙很满意这个贴身警卫,总是花不少法子逗他,虽然至今为止,崔胜铉都把他保护得天衣无缝。

作为当今最大势的爱豆,仅仅权志龙的笑容就让他在第二天的娱乐圈版图挂了一天的名字。权志龙凭借solo曲《heartbreak》目前韩国八大音源平台屠榜,也进入了Billboard榜单前10,MV和打歌的造型更是带火了时尚圈一些品牌,他更是拿下了不少大牌的广告代言,是今年炙手可热的新星,也是大街小巷谈论的对象。

崔胜铉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很意外,毕竟他的上一个雇主是影视大咖,也很满意他的工作,本以为会续约,但是公司突然分配他来他保护这个处于上升期大势明星。他也是第一次跟那么年轻的爱豆,虽然保护他一年了,他这位小雇主还是很让他伤神。看得出来,权志龙最近越来越粘他,他在尽力地适当保持距离。

权志龙在他严肃的神情下,乖乖地进了保姆车,崔胜铉这下才放心把张开的手放下。谁知,保姆车的门迟迟没有关上,他愣了一会,往里才看到权志龙示意他坐进来。他疑惑着上了车,顺手关上了门。

权志龙兴致满满抱着蠢浩收下的礼物,他有点迫不及待地堆到崔胜铉跟前,“哥!你看,这些都是今天粉丝送的礼物!你有注意到了吗?还有很多新的灯牌了!”崔胜铉见着他这般开心的模样,嘴角微微扯动,点点头。这一瞬间被权志龙捕捉到了,小括号弧更是掩饰不住,笑得眼睛眯起来,像只猫咪一样。蠢浩这时拿了行程表放到权志龙面前,权志龙瞪了他一眼,又闷闷不乐地看起行程表。崔胜铉也没讲话,安静地坐在那里,看着权志龙,心里又蒸腾了莫名其妙的情愫,最近他越来越怕跟权志龙呆在狭小的空间了,仿佛在担心些什么。

车开回了权志龙的家,他下车时,崔胜铉扶了扶他的手臂,权志龙顺势说,哥不陪我进去吗?”
他无奈地笑了笑,“舜浩会送你进去的,先生。”

先生????喵喵喵?
权志龙气的掐了一下崔胜铉,“说了几百遍了,叫我志龙就行!崔警卫!你是故意的吧?”

“我就住在附近,你有什么事再联系我,我随机过来找你...志龙。”崔胜铉看着他黑着一张脸,嘱咐了一句。权志龙这时候表情才松动,叫崔舜浩快点跟他进去,他看着他们俩个走进小区这才走开。

“呀!蠢浩,不是贴身警卫吗?那不应该随时跟着吗?万一我有什么突发危险,怎么办?”崔舜浩一副祖宗饶了我的表情说,“总不能让他住你那里吧?”权志龙眼睛一亮,笑眯眯地说,“何乐而不为?~”然而——

刚刚到门口,便看到门口有一个快递盒子。权志龙只当是疯狂粉丝送到他家门口的礼物,然后叫蠢浩拿进去,并叫他打开。盒子里放了一个血淋淋的鸡头,吓得崔舜浩“啪”一声,盒子掉了下来。权志龙瞟了一眼,面无表情,“又不是第一次了。”崔舜浩处理干净那东西,便立马打电话叫崔胜铉赶快过来。崔胜铉还没坐热凳子,便赶了过去。

他跑过去的,虽然仅仅有几分钟的路程,但他家楼下的时候气喘吁吁的。他调整了一下呼吸,才叫蠢浩给他开门。

他一进门,就看到权志龙抱着自己缩成一团睡在沙发上,看着他单薄的身影,他极其温柔地对着他的方向说,“怎么了?”权志龙听到了,却迟迟没有理会他,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崔胜铉无助地望了望站在门口的崔舜浩。

“anti粉送了一个盒子”他走近崔胜铉,轻声跟崔胜铉说了一下,“里面还有恐吓的信,我都已经扔掉了,志龙他最近开始有疯狂的anti粉了。”崔胜铉眉头紧皱,快步走到权志龙跟前,声音比平时大了一倍,“你怎么从来不跟我说这些?对不起,是我失职了。”

“崔警卫这是生气了吗?我不是才是受害者吗?为什么要质问我?不是你自己不愿意进来吗?”权志龙迎上崔胜铉的目光,却嗤笑道。这让崔胜铉哑口无言,心疼地看着他转头又缩成一团。
两个人开始诡异地沉默。

“要不,这段时间,你在这里看着他吧,这样也好,他anti粉最近太猖獗了,怕会出什么事。”崔舜浩打破了短暂的诡异气氛,然而,正中权志龙心事。这会他窝在沙发里,却暗地里为这个结果高兴。

崔胜铉很为难,他想起最近权志龙真的跟他走的越来越近,一时没有回答。

“崔警卫怕不是金屋藏娇,家里有人要保护吧?”权志龙又闷闷地发声,“没事,这种要求好像不太对,崔警卫家里人重要过合同里要保护的人。”

“没有。我一个人住,志龙要是不介意,我等会去收拾行李,在这里暂住一段时间。”权志龙这才从沙发上弹起来,“当然不介意。”

崔舜浩在这场不明所以然的无声硝烟中叹了口气,他貌似看出了点什么,但又随即晃了晃脑海,把脑海里不像样的想法甩去。

崔胜铉收拾好过来,崔舜浩把他带他到空置的房间就走了。他正在放自己的行李的时候,听到权志龙突然喊他。

“呀!崔胜铉!我饿了!”

权志龙原本缩着在客厅看电视,崔舜浩没走多久,他便喊饿了。崔胜铉赶忙从房间里冲出来,走到权志龙跟前,“你想吃什么?”

“随便吧。”权志龙冰箱被权达美塞得满满的,她虽然搬走了,美其名曰给他个人空间,但是她还会定时过来放一些吃的在冰箱里。崔胜铉简单给他做了意面,还特意放了些鱼子酱。权志龙心不在吃的上,他看着在厨房忙活的男人,心里非常踏实。尽管那个男人好像已经不记得之前那个事了,但如今他在他身旁就好。

他拉着崔胜铉坐下一起简单的吃过之后,他便让崔胜铉回去房间休息了。

晚上,权志龙有要录制的打歌现场。

下次更新1023周二,敬请期待

时间久了,会觉得自己只是在编织梦而已

ride or die——他他纪实

ride or die——他他纪实
孤伴  by 奶包

生贺|中秋节贺礼 甜度适中

“我看着孤独的影子在远处的霓虹里沉沦, 那个消失很久的人在黑夜降临前归来。”

   
孤独是什么?是自己漫漫长夜挣扎醒来后发现身边空空如也,迷茫自己置身于现实还是梦境?还是自己满世界飞,独自想念那人的遗留温度?

或许权志龙生病了,生了名为思念的病。

他想起那个人温柔地抱着他,亲吻他,哄他。他有时候发呆,一天也就过去了,他不知道下一秒他是在家还是在飞机上。

有时,他会憋不住,眼泪跟着就下来了。

他时常对着窗台静坐,窗台很静,窗口的玻璃映射的自己那无神而疲惫的双眼,他露出嫌恶的表情。我是谁?我是这样的吗?他开始想念舞台上跃动的自己,想念那个好像活泼、眼里有无数人陪伴的的自己。可是,那是他吗?

貌似连唯一疼自己的崔胜铉也不能在身边。

累了,他便沉沉地在窗台的沙发上睡去,带着一身的疲惫和满脸的泪痕。
    
    
“救命……哥,你在吗?”
 

    
今年格外冷清。
    
不知何时他痴迷上了涂鸦,涂涂画画来打发无聊的时间。对他来说,时间是奢侈品。紊乱的生物钟,繁忙的计划表,华丽的舞台,该死的责任,他只能本能又麻木地走着行程,吃着昨日剩的饭菜,夜里睁着眼睛,看着空洞的夜色,再一夜无眠。

这是他最近的状态,很简单,看起来很充实,但不快乐。

他依旧被很多人簇拥着,依旧会去玩闹,行程偶尔的停歇,他也会去游走体会陌生的城市一番,可即便是那样,他竟还是一天一天地感到孤独,终归是少了点什么的。某天,助理试探地说有好的现代艺术馆,要去看看吗?他恍惚了一下,小声说,我现在不去现代艺术馆了...

有时候永裴大声会不放心地打来电话,询问他还好吗。可是,他也只能笑着说一切都好。然后逐日地暴瘦下去。

真是糟糕。

他最近越发想念家,但凡巡演有一点间隔他都要飞回去。可是回去,那个家也像是个冷冰冰的容器,就算跟姐姐住在一起,连姐姐担心过来问,你还好吗?他也只是点点头,然后把自己锁在房间。

全世界都在问你还好吗。可——

“你还好吗?”

他甚至给崔胜铉打电话的勇气都没有。他怕他听到他的声音又会像一个疯子一样去找他,让崔胜铉抱抱他,医生说,他需要静养。崔胜铉时常会发短信给他,无非吩咐他注意健康什么的,但是他有时候盯着手机屏幕,一肚子的话,颤抖地打了很多字,再删掉。他以前喜欢他为他担心的模样,现在却害怕成为崔胜铉心里的负担。

混乱的时差,让他缓不过劲儿来,他躺在床上,不知道哥现在睡了吗?他看向玻璃窗口,明明他就在对岸啊。

“ayi啊,我觉得我要憋坏了...孩子,过来...”

ayi本来慵懒地躺在喵窝,这会听话地跳到权志龙床上,“你说他想我吗?”

喵...

“姐姐也睡了,就剩我一个了,ayi你怎么那么胖了!我回来你高兴吗?我回来能去看他吗?”

“啊好无聊啊!”

“睡不着呀!外面雨还没停啊...”

他抱着ayi捋着它柔软的毛半躺在床上喃喃自语,目光却一直望着窗外,然后看到了手机的震动提醒。

【早点睡!志龙,睡前喝杯牛奶。】

他怎么知道他没睡?权志龙吃了一惊,不免心虚,他的动态他总是知道,好像崔胜铉在他身上装了监控一样。
   
事实是权志龙仍然没睡着,本来想假装睡了,不回复短信,后面他干脆拿起手机刷ins,更是肆无忌惮又任性地点赞,他知道崔胜铉可以看到。他也没有喝牛奶,他下床小跑到厨房,拿了酒杯倒了点酒喝,喝了好几口,觉得脑袋有点飘乎乎的。
   
“啊!舒服!”他在没人的房间叫了一声。
    
回到床上,他拿着就酒杯抱着猫继续刷ins,刷了没多久,他想到了些什么,摸着ayi的脑袋瓜说,“ayi,要不要跟粉丝们打个招呼啊?”

    
崔胜铉接受治疗有一段时间了。
    
这个世界好像都在厌恶和同情他。
    
在乱七八糟的流言都围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好像在乎,在乎担心他的人,但又本能地抗拒原本他习以为常的东西。
    
大部分时候,他都在家里,妈妈经常过来嘱咐他好好照顾身体,连朋友跑家里也跑的勤了。所有人都在担心他,好像都在围着他转,他有时候会看到妈妈躲在一旁偷偷抹眼泪。
    
只有权志龙不一样,在家休息多了反而见他却少了。他很忙很忙,这会他在美国没两天他又在日本了,连通话的时间都屈指可数。最近,他越发瘦下去,一个人笑在华丽的舞台上,下面的人声嘶力竭喊着他的名字,他唱的撕心裂肺,嘴角上扬的笑容让人心疼。他嘱咐崔舜浩好好照顾他,天知道,他每时每刻都想把他绑在身边给他喂食。
    
他想他吗?他时常也会想这个问题。
    
医生嘱咐他,一定要按时睡觉,可他一向不是那么听话的人。他讨厌睡觉,从心底里讨厌夜晚,在夜晚翻滚睡不着的时候他会加倍想要抱到权志龙。今天,也没吃医生给的安眠的药,正担心权志龙倒时差睡不着,便发了条短信过去。
   
虽然他希望权志龙是睡着的。

    
崔胜铉的手机的特别提醒的声响把原本眯着眼睛的他吓了一跳。原本他也之前猜测权志龙的时差倒不过来,就提醒他喝杯牛奶好好睡觉,没想到——

     
权志龙打开了直播!!!!!
     
打开了直播!!!!!
     
直播!!!!

    
凌晨四点
     
崔胜铉作为权某的粉丝会会长打开了权志龙大号的直播画面。
           
     
开始的画面黑乎乎地糊成一团的,隐隐看见房间的书架,他远远地戴着帽子坐在凳子那里,小小的身板突然靠近,开始小声的说话,“看不清吗?这是我第一次直播。”
    
声音儒儒软软的,轻轻地提问粉丝又像在撒娇:“我怎么没有小心心...啊这个!”屏幕里大概有一个脸型,光凭想象也知道他当下多么迷糊可爱。

    
“留言都能看到吗?别人?”
    
     
是的,崔胜铉看着疯狂刷起来的留言和小心心,他又发了条短信。
    
【你不睡觉,怎么起来直播了?】

    
他把镜头拉远,崔胜铉看到了他熟悉的睡裤。紧接着就看到权志龙手捂着半边脸说朋友发短信问他,怎么突然直播了,不经常做...你好。
     
    
【外面还在下雨,有点冷,走动的时候记得穿鞋。】
    
崔胜铉还在码字的时候,他看到权志龙端着就被喝了一口酒,懵懵的笑嘻嘻地缩成一团。他听着权志龙缓缓地说出,我在寻找一个问题的答案。于是,原本要发出的短信,他没发了。他给他录过采访的,只是没给他发..

   
权志龙是谁,是怎么样的人,他自己知道就好了。

崔胜铉看着他做着他以前不允许他做的事,光着脚在地板上走,抱着酒杯喝酒,还穿着薄薄的睡裤坐在地上,后来干脆还躺下来了。
  
“我一个人也做的很好,我一个人也很会说话,更孤独了...”
  
“身体有事吗?身体有事。我的年纪虽然还轻,但是很累...”
  
“可能因为寂寞吧,我也没想到在做这个”

“傻瓜,我真是个傻瓜。”
    ...
最后他把手里的酒一饮而尽,笑着把视频关了。

几乎没到半分钟,崔胜铉的电话就来了。他傻笑了一下,像是早就已经预料到这通电话,在快到断线的时候才接通。
“喂~唔,哥还没睡吗?”

“你给我回到床上,盖上被子!”

崔胜铉的声音带着些许的怒气,他乖乖地从地上起来,回到床上再慢腾腾地盖上被窝。被窝渐渐把他发凉的身子捂地暖烘烘的,嘴角克制不住地疯狂上扬。

“在被窝了呀~”

“小骗子,怎么没回复短信。”

“你发给我的时候,我打算睡了的,可是睡不着啊...我没办法...我也不知道...”

权志龙的声音软软的,讲话慢吞吞的,大概是刚刚的酒把他弄得有点晕乎乎的,语气都带着撒娇的调调。

“下次不许大半夜自己喝酒了。不,没有下次。志龙啊,我们见面吧。”

权志龙脑子嗡嗡的,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来着。

他的声音轻颤又有所克制,“好呀~哥,我好想你,好想你..真的...”我需要你抱抱我。

“我也想你...”我现在就想把你藏起来。

崔胜铉后来讲了一些荤荤的小段子把权志龙弄得脸都红了,又讲了不少以前的老梗都得权志龙咯吱咯吱地笑起来,他们讲的手机都发烫了,后来权志龙回复的只是嗯嗯了。他听到权志龙浅浅的呼吸声之后,才把电话挂了。

“我也爱你...”

权志龙突然睁眼看着暗下去的手机屏幕,好像什么东西沾湿了枕巾。

第二天,权志龙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他懊恼地拍了拍脑袋瓜,跟崔胜铉相处的时间又少了一上午,然后慢吞吞地掀开被子匆匆跑去厕所洗漱。

他听到厨房隐隐约约传来声响,以为是权达美在捣鼓吃的,便没多理。他洗漱完,挠着脑袋,习惯性地点起烟,想到权达美在又快快把烟灭了。他走到冰箱那里,看看有没有多余的面包。

“刚刚起来,不要吃冰的东西。”

权志龙打开冰箱的手僵硬了一下,这熟悉的嗓音让他觉得自己在做梦。在他呆愣着的时候,他感到背后一热,崔胜铉贴着他的后背把他环在怀里,头靠着他的肩膀。

崔胜铉闻到他身上有些许烟味,“怎么抽烟了?”

权志龙觉得他下一秒可能要溺死在他的怀里了,他没讲话,只是让自己倒在崔胜铉的怀里,许久,他才回答他,“要你管...”

还没说完,他就被崔胜铉偷袭了脸颊,柔软的唇轻轻摩挲着他的脸颊,他打了打崔胜铉的手,笑着说,“偷袭可耻!”说完又反客为主,偏头吻了崔胜铉的唇角,崔胜铉趁势腾出手按住权志龙的脸颊吻住了权志龙的唇并加深了这个吻,舌头尽情地纠缠着权志龙的舌身,扫荡着他的口腔,待权志龙憋红了脸颊呼吸不畅的时候,崔胜铉这才放开他,分开时还有“啵”的一声。

“...越来越...为老不尊了!!!”权志龙羞得脸红扑扑的,挣脱了崔胜铉的拥抱。

“你不喜欢吗?”崔胜铉邪邪地笑了一下,目光扫到他的脚,“跟你说了很多次不要光着脚乱跑。”他心里盘算着,要给权志龙订做一些地毯。

“现在才8月份!又不冷...”

“家里空调温度太低了,万一感冒了就麻烦了。”崔胜铉一副不可商量的模样,他就没理他了,乖乖穿上崔胜铉递给他的鞋,坐到餐桌那里,喝了崔胜铉刚刚给他温的牛奶。崔胜铉还给他准备了一些吃的,在崔胜铉慈父般的注视下他吃光了盘子。

“你要是没餐都这么吃就不会这么瘦了。”

“那你每餐做给我吃啊...”权志龙嘟哝道。

“就算我不在,你也应该好好吃饭。”

权志龙不打算在这个方面跟崔胜铉一直讨论下去,不然他能又讲一天,他刚刚感受到崔胜铉的肌肉又壮实了些,这家伙又没事去举铁了吧。

“你有什么要收拾的吗?我问了李泰熙,你明天日本的行程,直接从我家走吧。”

权志龙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干嘛非要过去”你留下也行,他还没讲完,就意识到晚上权达美该回来了,他不好留着崔胜铉,“你别管了,我叫李泰熙过来收拾就行了。”

他回到房间,快速地换了套衣服,便跟着崔胜铉去了他家。

还没进门,崔胜铉就兴奋地拉他到仓库,开始给他讲他的新收藏,他笑着看着他一脸陶醉,耐心地听着,前两天生日,他才给他又送了一幅画。

这里的除了一些画变了位置,一切都没变,到处充盈他的气息,权志龙贪婪地呼吸着这里的每一寸。

他跟崔胜铉玩了几把五子棋决定今晚谁来洗碗,在崔胜铉耍赖不成输了3次之后,自认倒霉说去自己去。权志龙在一旁看着他一输再输,眉头皱成一团,笑得眼泪都要掉了。

晚饭是崔胜铉做的,崔胜铉围着围裙在厨房里忙里忙外,权志龙掐了自己脸一下,确认自己真的不是在做梦,真的太久没见到这样的崔胜铉了。崔胜铉注意到了权志龙看着他,朝着他的方向扭了扭屁股,权志龙捂着眼睛笑着说他不要脸。
崔胜铉说为了气氛,从酒柜里拿出了年份是1988的朗姆酒。

权志龙见他掏酒出来,“谁说要戒酒来着???还好意思不让我喝。”

“就喝一点点...高兴。”

说是一点点,一杯又一杯,最后崔胜铉碗还是没洗,还把正在洗碗的权志龙抱起来,说该睡觉了。天知道,权志龙现在只想着为什么要答应他过来,又答应他喝酒,说是一起喝酒,他才喝了一杯,剩下的全被崔胜铉喝了。

最后的最后还是权志龙给这位咋呼来咋呼去,嘴里不停喊着权志龙权志龙的酒鬼洗了澡换了衣服。

好不容易把他放到床上,崔胜铉死死地抱着权志龙,“志龙啊,志龙啊.....”

“我在我在我在...”

......

隔天,崔胜铉扶着脑袋起来,权志龙端了醒酒汤给他喝下。

喝完,崔胜铉又耍赖把他抱到床上,又拉着他睡了一个回笼觉。

时间差不多,他俩这才坐上李泰熙开来的车,一起去了机场。

在机场停车场,崔胜铉又拉着权志龙一顿狂吻和嘱咐,才让他下车。

这天,权志龙一天都挂着笑容,连在演唱会上,兴致也比以往更高。在talk的环节,他带着炫耀地语气跟饭们说,昨天跟某人喝酒了。

这世间,所有的苦痛都比不上崔胜铉的一次拥抱。

那晚是权志龙是近来睡的最安稳的一次,尽管他觉得他快透不过气来了,心里的幸福感却快要溢出来了。



中秋快乐!
2018.0924
by 奶包



厚着脸皮,泯太太 @凉姬泯 答应画小明星啦,敬请期待

大家好,奶甜包上线

👬👬第一次合作

凉姬泯:

—强强·军阀大少崔×间谍公子龙。
—绘/凉姬泯
—图片文案/台词: @老烟嗓奶音包
·故事梗概:
   从相识到相知相伴。数年来大少都明白眼前人是想置自己于死地,不过一直缄口不言。
   直到公子向大少挑明并在若无其事间向他行刺。最后的最后,大少质问公子,可否对他有过真心,公子咬牙否决但却也流泪——怎会不痛,又怎会还让你对伤害你的人有所留恋。
   我杀了你吗?终归是舍不得吧。
   我深爱你吗?无数次质问自己的心。
   不如你带我走吧,放弃了一切也好。逃走吧,去一个任何人都发现不了我们的地方。